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海南美术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海南美术网 首页 美术资讯 查看内容

第二章 晨曦初现——渐显辉煌的民国时期美术(二)

2012-5-16 11:51| 发布者: admin| 查看: 1856| 评论: 1|来自: 海南省青年美术家协会

摘要:   民国时期海南的美术正是由于有了这些不懈追寻者的足迹而变得丰实,他们的理想、实际行动以及影响力不仅改写了海南美术默默无闻的历史,而且体现了那代人的追求与人生价值。
第一节 乍现的彩虹:人文的觉醒与海内外寻梦
  民国初期,受“五四”新文化思想的影响,全国许多有思想抱负的青年高举“五四”科学、民主新文化的旗帜,极力引进外来文化,改造旧文化。西学东渐之风在大江南北势若燎原,这股浪潮为守旧沉闷的中国画坛注入了“兴奋剂”,改革求新,引进西学,成了青年人一种理想目标。为了寻求救国真理,大批有理想抱负的艺术青年纷纷以公费或自费形式出洋留学,求艺于西方,大大推动了新美术运动的发展。李铁夫、冯钢百、李毅士、吴法鼎、李超士、李叔同吹响走出国门的号角,赴欧美等国学习蔚然成风。如林凤眠、徐悲鸿、刘海粟、颜文樑、潘玉良、庞薰  、常书鸿、吴大羽、唐一禾等,另有一拨则到东洋求学,象陈抱一、许敦谷、关良、王悦之、陈之佛、卫天霖等,这一批负笈东、西洋学油画的莘莘学子,学成之后分批回国,又投身于新文化、新美术运动,谱写了中国油画开拓者以西洋画求索中国绘画革新之路的新篇章。

  1911年,从日本、欧洲诸国研究西洋画的周湘回国,创办了中国第一所美术学校——上海油画院及中西图画函授学堂、背景传习所,开启了中国人自己教洋画的历史。
  1910年,从日本留学回国的李叔同率先在浙江两级师范图画手工专修科采用石膏、静物及风景写生,结束了范本临摹的历史。

  1912年,18岁的刘海粟与乌始光、汪亚尘、丁悚创办了第一所正规的美术学院——上海图画美术院(上海美专的前身)。1914年该校开始用人体模特儿写生,遭军阀孙传芬的查禁追捕,刘海粟不畏强暴,勇敢地捍卫了真理与艺术的尊严。

  1919年,由当时任教育总长的蔡元培倡导,开办了第一所国立艺术学院——北京艺术专科学校郑锦为第一任校长。1925年,由从法国学成归来的林风眠当校长。

  1927年,中央大学设立艺术科,由徐悲鸿当主任坐镇。

  1928年,在杭州创办第一所大学建制的国立艺术院。林风眠受聘为院长。

  自此,全国各地官办、私立的艺术院校在经过“五四”运动洗礼的大地上宛如雨后春笋相建成立,上海、江浙一带有苏州美专、上海艺大、新华美专、中华艺大,西南有西南美专,四川美专,中原一带有武昌艺专,南方有厦门美专,广西省立美专,广东省立艺专,香港万国函授美术专科学院,广州市艺专等。以西方体系的美术教育揭开了中国美术教育的新一页。

  这犹如一道晨曦的呈现在华夏最南端的海南岛的上空,受时代大洪流的先进民主思想影响的海南美术青年似乎看到了美丽的彩虹,呼吸到这股新潮的空气和改革之风,他们或远渡重洋,或北上内地去实现自己的艺术之梦。

  叶云、符拔雄、杨炎、符罗飞、陈学书先后赴法国、意大利留学,开启了海南人到西方学习油画的历史,继而以卢鸿基、符凤山、韩托夫、林绍仑、吴公虎、吴泰三、吴乾鹏、李传昌、黄庆福、张德琨、郑昌中、吴乾惠、韩炎畴、邝海星等人相继就读于内地的杭州艺专、北平艺专、上海美专、上海中华艺大、新华艺专、广州美专等学校而将海南美术外出求学推向高潮。

  据目前所掌握的资料看,叶云应该是海南第一位赴法国留学的佼佼者。叶云,字能伯,号仲桓,别号予骚,1903年生于文昌市铺前镇湖石村。其祖辈乃旅居越南,以经营中药材和土特产为主,父亲精通翰墨,叶云自小资质聪慧,耳濡目染东方艺术之精髓,极早就喜爱画画。在越南会安读完小学后,14岁时他便回故乡海南考取琼崖中学(后改为广东省立第六师范)旧制师范班。在校五年期,铸就了他扎实的国学功底和美术基础。

  20年代初,叶云考取了由蔡元培开办的第一所国立艺术学校——北京美术专科学校的西画系,在这所名师荟萃的学校里,其过人的才智及勤奋深得名教授王悦之、林风眠所赏识,学业猛进。毕业前夕,其父专程从越南回国看望叶云并拜访了林风眠与王悦之。林、王两教授一致建议,以叶云的潜质与造谐,如到法国深造日后必成大器。当时自费留法学费一年高达2000多法郎(相当于当时的2000多光洋)。叶家此时的商业已经中落,家中尚有二子在上海、北平读大学,再支付其赴法留学颇感吃力,但考虑到两位名教授的极力鼓励与推荐,便咬下牙根决定让叶云到法国半工半读。

  1926年,叶云赴法考取法国国立巴黎美术专科学校,在这所著名的皇家美术学院里,他师从法国写实主义名家西蒙氏教授,专攻油画。在法三年间,他一边打工一边学习,尽管条件异常艰辛,他依然以惊人的毅力完成学业并成就颇高,作品曾二度入选法国艺术沙龙展,一时间国内报纸争相刊登,并引起了林风眠、刘海粟的注意。归国后,受刘海粟校长的聘请在上海美专执教,翌年受林凤眠校长的聘请到杭州艺专任教,27岁时便成为当时人才济济的杭州艺专第一批最年青的教授。

  叶云持才傲物、卓尔不群,留法期间,正值“印象派”风行法国画坛,他不随波逐流,根据自己的禀赋、气质、爱好选择了学院派的写实主义,在名师西蒙氏的培植下,练就了一套写实的本领。卢鸿基曾撰文评价道:“天才的旺盛与写实工夫的深刻,不但冠于美专,便是号称写实大家的徐悲鸿氏,在好些地方好像还要让他几分,他是中国第一流中有数的人物画家。”
  叶云虽然乃学院派的写实主义,但其天性中的某些浪漫气质使他作画时极讲究激情。据叶风先生撰文介绍,叶云每作写生之时,必先亲临实地,认真、仔细观察,铭记于心,归来后,将所观察、理解的景物进行反复酝酿,再对主题、意境,构图布局、笔法、色调等因素进行琢磨,待到“胸有成竹”时,便迅笔纵横,一气呵成,颇有中国大写意画的气势与神韵。一次,他陪其父游西湖,返后即为其父画一肖像,动笔之前,他先让父亲端坐画室中,自己从各个角度仔细揣摩,将其父亲的形象特征、神态、动态铭记于心后,便请父亲离开,自己独处画室,凝神构思,凭记忆、想象,全神贯注地投入创作,直到傍晚便大功告成。一般来说,油画家画人物肖像,首先要让模特端在其间,然后进行反复观察,进而确定构图、起稿时先将其形象的比例、结构、神态逮住后,继尔迅速铺颜色抓其色调,待调整各方面关系正确后,才进一步深入刻划细节,然后反复比较整体与局部的关系,不断修改,最后画家觉得作品形神具佳方收笔,整个作画过程均离不开对象。而象叶云这种画法确为罕见,中国画创作方法乃将具体对象经过心象的处理后方放笔直取,西洋画则相反,要面对模特进行反复比较以修正画面,因为油画需要将对象的全因素表现出来,除了形、神、肖以外,还要求色彩关系、空间、透视等诸多元素的准确与和谐,象表现风景、静物一类题材,形体尚可作自由发挥处理,不一定要斤斤计较与实景处处相符,但写实肖像画则不然,某一结构、线条稍有偏差即形散神离,因而需要严格、反复的修正,以求形似,也就是说,面对模特能画得肖似者已是非同小可之辈。若只凭记忆能画似对象,不是天才,便是顶尖高手。从中我们不难看出叶云之写生功夫确实超凡,不愧乃一代名家。

  叶云早年国学功底深厚,在沪杭当教授时还时写散文、评论在各报刊上发表。虽然他一直推崇西洋画,视其为画坛正宗,但他亦画得一手好国画,每当慕者上门求画,便作国画以赠送,所画多为花卉与动物,尤擅画虾,因其西画功底了得,所作的虾、鱼、鸡、鸟等动物造型准确、形神兼备。一次,叶云其妻买回一袋鲜虾,倒入盆里,以备下厨,叶云偶见群虾戏水,姿态优美而顿生灵感,即咐其妻将其放在盆中养以便日日观察群虾动与静、游与跃,屈与伸、仰与伏等造型与神态,此后,每落笔即能将虾之多种动态、特征跃然纸上,虽画百数十只,无一相同。其所作的小鸡喜离群索食,荷花则叶枯花残挺于污泥间,从其在一幅画的题诗“世间百味皆尝尽,算来只是菜根香”忧国忧民的知识分子情操。体现了一介文人的孤高独傲,不流时俗的风骨。
  叶云是一位特立独行的艺术家。抗战前夕,蒋介石提倡“新生活运动”,强调教授要接受军训并将头发剃光。叶云珍惜其颇有风度的一头秀头,便坚决反对。因与时局世俗不容,不久,叶云弃职,携带妻儿和画幅返回故乡海南,抗战爆发后不久,广州沦陷、海南告急,叶云即携带家眷离琼避难于越南。

  在抗战避难越南期间,叶云除了在越南知冈中学和法国创办的中学任教外,还租用民居创办“阿波罗美术学校”,授徒以维持生计。虽然远离祖国,他依然为祖国的前途与命运担忧,当地的侨民利用其在社会中的声望而发动为抗战捐款的活动,叶云还常为捐款者当场挥毫国画作为赠送。一次,当其在堤岸冼马桥一带繁华地写生作画,观者如云,法籍警察不但被其风度折服且还交代越警为其作画维持秩序。1940年夏,叶云因患伤寒而客逝于越南堤岸(西贡市的辖区),年仅37岁。一代英才在中国的艺术星空中没能划亮多久便殒落了,令人扼腕叹惜。由于抗战流离颠沛,所作的油画、速写或毁于战火或遗失,仅存一些在故乡的作品又在文革中遭浩劫,加上海南气候潮霉,作品不便保存,于是散落人间之作品廖廖无几。实乃海南美术史乃至中国美术史一大损失。

  从1930至1940年这十年间,叶云在中国沪浙地区从事艺术活动仅为短暂的几年,所遗存的作品及有关资料甚少,除了其任教的母校有其相关的相片及简单的记录外,似乎没有更多详尽的记载。以至于许多有关中国美术史、中国油画史的书籍文章中几乎没有提及这位生命短暂的天才。其故乡的一代代艺术家更是无从知晓这位曾经显赫一时的艺术家。

  其实,叶云在杭州任教时个人影响力还是很大的,其母1935年病逝时,叶云在杭州特制一本纪念册,敦请各界名流题字。当时国府主席林森,五院长汪精卫、孙科、居正、戴季陶、于右任,政要吴铁城、叶公绰、翁文灏,学者名流梅贻奇、刘海粟、林凤眠、徐悲鸿、李苦禅等均以“闺德可风”、“母仪足式”、“音容宛在”、“德范千古”等题词相赠。

  其生前的风风光光与死后的默默无闻形成强烈的反差,这就是叶云的命运。

  符拔雄,文昌县昌洒镇人,1925年2月至1937年1月在法国里昂美术学院深造,与我国著名油画家、教育家吕斯百同窗。不久,文昌县罗豆人杨炎(1904—1986)步叶云后尘,于1930年考入法国巴黎美术专科学校。同年,海南文昌东郊镇建华山一个贫苦渔民的儿子符罗飞(1897—1971)考入意大利皇家美术学院研究院绘画系,师从卡罗、西维埃罗教授和格鲁塞、卡兹罗院士,1935年以优异成绩毕业,并留校任教,后提升为教授。1936年,又一个海南文昌人陈学书赴意大利皇家美术学院,同样师从西维埃罗教授,1939年毕业时因成绩优异被载入该校的荣誉金册。

  除了这批远渡重洋的热血青年外,尚有一批赴内地的美术院校深造,从而掀起了民国时期海南美术青年外出求学的热潮。他们之中有一些人还参加革命,甚至用自己的生命与鲜血捍卫祖国与民族的尊严。

路过

雷人

握手

鲜花

鸡蛋

相关阅读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引用 admin 2012-5-16 11:53
反是走出国门求学的学子,都能成大器。所以有机会,要走出去向大师学习,艺术不能闭门造车。 ...

查看全部评论(1)

验证码 换一个

回顶部